湖北日报:路,是躺下的碑——追记省交投路桥建设者王宇云

编辑日期:2017-12-20 11:38  来源:湖北日报 阅读次数: 138 作者:湖北日报
       湖北日报讯(记者廖志慧、雷闯)驱车从黄石市区到在建的黄石棋盘洲公路大桥,省交投职工王原安总是忍不住往车窗外张望,看看长江中的那片沙洲。
       如果他的好领导、好同事王宇云还在,他根本不用开导航:要什么导航,我就是活地图!
       然而,这一切都不可能了。两个多月前的9月27日下午5点半,因突发心梗抢救无效,王宇云,这个同时负责武穴长江大桥和棋盘洲长江大桥质量安全的“把关人”,倒在了工作岗位。此前,他已经在路桥建设的一线奔波了30多年。
 
       30多年“农民工”如一日
 
       56岁的年纪看上去像65岁的人,王宇云活得很“糙”。30多年,他扎根修路筑桥一线,整天与钢筋混凝土为伴,与风霜雨雪为伍,岁月的风刀过早地给他刻上沧桑的容貌。
      “农民工”,见过王宇云的人都这么形容他。
       一次在宜巴高速施工现场,由于搅拌机坏了,为抢进度,指挥部决定边抢修,边实施人工搅拌。王宇云第一个拿起铁锹,撸起袖子,朝手掌心吐口唾沫,与工人们一起和沙,拌水泥。他比农民工干得还卖力,直到脸上、头上都是水泥灰,眼睛看不清了,才肯休息一下。有人劝他,你是监理,和沙,拌水泥,这都是农民工的活儿,图个表现不至于这么认真吧。王宇云笑笑,什么都不说。
      1997年,王宇云转战黄黄高速,他的中学同学邓华祥去工地看望他,找了半天,才在一群民工堆里找到老同学,王宇云一身破旧的工装,头发眉毛胡子一把抓,三十多岁的小伙子,看上去像生活在深山多年的野人。原以为当了监理处主任的老同学有点特权,会好好地招待自己一番。结果,跟着老同学七拐八弯,来到工地附近乡村一间又矮又旧的平房,里面黑不溜秋的,大白天也要拉亮电灯。邓华祥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这哪能住人呀?可老同学嘿嘿一笑,要想富,先修路,等高速路修好了,这儿立马会变样。
       36年,王宇云从工作站员工做起,监理、总监、总工、副总经理,却始终是那一副“农民”的样子。
       汉宜高速、黄黄高速、汉十高速、孝襄高速、沪蓉西高速、宜巴高速、宜张高速……铺满王宇云的满腔热血、苦干精神和精湛专业技术,也成就了一个平凡路桥人的非凡人生。
 
       多年兄弟情“比不上”一个桥墩
  
       湖北武穴长江大桥有限公司,负责湖北交投鄂东南建设项目,包括武穴长江大桥、棋盘洲长江大桥两座大桥以及两条高速公路。2016年2月19日,王宇云担任武穴长江大桥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总监理工程师,主要负责“两桥两路”建设的质量与安全。
       干工程,质量是生命线。
       现任武穴大桥一标项目经理的蔡明征,多年来与王宇云南征北战。私下里,两人交情甚笃,以哥们相称。1997年,蔡明征承接了黄黄高速黄梅至小池连接线工程。当时王宇云担任黄黄高速第一监理处主任。
       一次,监理员小张在龙感湖段发现一个桥墩与设计有些细微偏差。蔡明征知情后,主动找到王宇云,摆上酒席,希望看在老朋友份上,放过一马。“没达到施工标准,喝多少酒都没用。”王宇云实地察看后,却大手一挥,炸掉,重新返工。几万元的桥墩,瞬间化成一堆废弃的钢筋水泥土。“一点小事,又不影响正常通行,至于吗?”老蔡心疼了好几天。“国家重点工程,事关中国路桥制造形象,马虎不得啊!”在王宇云的影响下,老蔡从严把关,再也没出现过任何质量问题。
       棋盘洲大桥南锚碇施工难度极大,是目前世界上基坑开挖深度及设计水头差最大的锚碇。今年3月,棋盘洲长江大桥施工方湖北路桥公司对南锚碇地连墙施工招投标,武汉一家公司中标并安排了设备进场。王宇云看到施工方案后,顿时提出质疑:这家公司之前没有深基坑地连墙施工经验,能否在7月汛期来临前完成任务?
        高度的责任心,让他主动找到湖北路桥负责人,经过几次艰难讨论,最终,湖北路桥听从王宇云建议,更换了施工企业。事实证明,更换后的企业施工经验更为丰富,3个月保质保量完成地连墙施工。
 
       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王宇云还是个敢于担当的人。
       今年,因铁路桥建设影响,棋盘洲大桥连接线二标K28+975跨G106和S315立交架梁被迫暂停施工半年有余,怎么办?有技术人员提出建议,改变该桥架梁方案,改走S315、G106后再架设,但运距达3公里,加上S315、G106交通流量大,存在安全风险。
       当时,有部分人认为此方案不科学,不安全,不同意实施。王宇云多次实地考察后,从大局出发,排除干扰,拍板实施新方案。“科学部署,做好一切防范工作,出了问题我负责。”在他的强力推进下,新方案付诸实施,2个月就完成了施工,零事故。
       在棋盘洲大桥南锚碇区施工期间,所有槽段导墙都已浇筑完成,但是地连墙一直无法封闭,王宇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与指挥部人员一起,深入现场,挨家挨户走访群众,短时间内将红线内未拆迁的房屋全部拆除,避免了附近居民从锚碇区穿行而引起安全事故。
       两座大桥,相距50多公里,需要2个小时车程。他辗转于武穴大桥与棋盘洲大桥之间,有时一天要往返两次。饿了就在工地吃碗面,渴了就在工地喝点水。时间一长,身体终于发出了警告。
       出事前10天,妻子专程打来电话劝说:“老王,身体要是受不了,赶紧去医院看一看。”
      “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这几天工地上很忙,闲一点再去。”王宇云并未放在心上。
       9月27日上午,武穴大桥公司召开四季度生产调度会,王宇云在会上传达了三份文件。下午,赶到黄石棋盘洲大桥驻地。在车上,他反复向驻地人员王原安交待最近的重点工作。回到办公室,在批阅了一个多小时文件后,他感到身体不适,就上床睡了。没想到,这一睡,就是永别。
       “路是躺下的碑,碑是竖起的路”,天山公路乔尔玛烈士陵园里的这句话,也是王宇云人生的生动写照。王宇云走了,江畔的工地上依然夜如白昼、机器轰鸣,滔滔江水,不会忘记这位“糙汉子”,不会忘记为湖北路桥建设奉献一生的王宇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