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路桥建设者的生命绝唱——追记武穴桥公司王宇云同志

编辑日期:2017-12-20 11:05  来源:武穴桥公司 阅读次数: 64 作者:武穴桥公司

       汉宜、黄黄、汉十、孝襄、沪蓉西、宜巴、宜张……一条条伸展在荆楚大地上的高速公路;棋盘洲长江公路大桥、武穴长江公路大桥……一座座让天堑变通途的大桥,无不凝结着一位路桥建设者——王宇云的心血与智慧,甚至是最宝贵的生命。 

  2017927日下午530分,因心脏病突发,王宇云倒在岗位上,永远地离开了他心爱的事业。他用56年的人生,书写了一位路桥人的生命绝唱。 

  倒下的是身躯,耸立的,是一座巍然路碑。  

   

  用热血担当 

  56岁的年纪看上去像65岁的人。这是王宇云生前留给所有人的第一印象。因长年扑在修路筑桥一线,整天与钢筋混凝土为伴,与风霜雨雪为伍,岁月的风刀过早地给他刻上沧桑的容貌。 

  似乎是命中注定一生与路桥结缘。1961年,王宇云出生在浠水县一个偏僻的穷山村,家徒四壁,6岁时母亲不幸去世,父亲一手抚养他与年幼的哥哥。小时候,他与哥哥手牵手去上学,每天要经过村口一条小河,小河三、四米宽,平时水流不急,一旦下雨,河面上的小桥被涨满的水晃得摇摇欲坠,令人害怕。一个狂风暴雨天,哥哥牵着王宇云过桥,走到桥中间,一阵大风吹来,王宇云戴在头上的小斗笠被刮跑了,飘进小河中。王宇云跺着脚要去追,被哥哥一把抱住。这个童年的关于小桥的记忆,成了王宇云工作中经常向同事们讲述的一个故事,也成了他投身交通事业的一个注脚。 

  高中毕业后,王宇云如愿考上湖北公路学校路桥专业。随着我国交通事业一日千里,王宇云渐感所学专业知识难以适应路桥建设,于是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攻读了西安公路学院路桥专业本科,后来又进一步深造,拿到了华中科技大学路桥专业的硕士文凭。 

  “干任何事,要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成一行。”这是王宇云生前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的确,从小吃惯了苦的他,不管是当监理还是当业主,无论是在湖北西北地区的清江大桥工地,还是在湖北东南地区的黄黄高速现场,他都能放下身份,扑下身子,沉下心来,干好每一份工作。 

  一次在宜巴高速施工现场,由于搅拌机坏了,为抢进度,指挥部决定边抢修,边实施人工搅拌。王宇云第一个拿起铁锹,撸起袖子,朝手掌心吐口唾沫,与工人们一起和沙,拌水泥。他比民工干得还卖力,直到脸上、头上都是水泥灰,整个人看不清面目,才肯休息一下。有人劝他,你是监理,和沙,拌水泥,这都是民工的活儿,图个表现不至于这么认真吧。王宇云笑笑,什么都不说。  

  那一年王宇云转战黄黄高速,他的中学同学邓华祥去工地看望他,找了半天,才在一群民工堆里找到老同学,王宇云一身破旧的工装,头发眉毛胡子一把抓,三十出头的小伙子,看上去像生活在深山多年的野人。原以为当了监理处主任的老同学有点特权,会好好地招待自己一番。结果,跟着老同学七拐八弯,来到工地附近乡村一间又矮又旧的平房,里面黑不溜秋的,大白天也要拉亮电灯。邓华祥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这哪能住人呀?可老同学嘿嘿一笑,要想富,先修路,等高速路修好了,这儿立马会变样。到时请你吃大餐。 

  这次相聚,老同学王宇云给邓华祥留下的印象是“不讲究”,这种印象一直伴随他与王宇云以后十几年的交往。邓华祥的妻子也与王宇云是同学。有一天,她在电视上无意看到身佩大红花的王宇云,惊呼道:老王当上先进了!邓华祥一点不吃惊,这个在工地上拿命拼的老同学,不当上先进才怪呢。 

  改变对老王“不讲究”的印象,是邓华祥在殡仪馆看到老王平静地躺在冰棺里,脸色红润,头发理得有型有款,整个人焕然一新。这才是老同学应有的样子呀!多年来,他应该就是这样的呀!他的生活应该有这样的装扮!邓华祥抚棺失声痛哭,泪流不止…… 

  在长长的送别队伍中,人们呼喊着不同的称谓,王总、老王、宇云、大哥、兄长,一声声,一句句,见证了王宇云36年征战全省各地的路桥人生,他用满腔的热血,苦干的精神,精湛的专业技术,从工作站员工做起,监理,总监,总工,副总经理,一步一个脚印,为荆楚大地铺就了一条条康庄大道,架设了一座座彩虹之桥,也成就了一个平凡路桥人的非凡人生。 

    

  用生命呵护 

  干工程,质量是生命线。不管是担任监理,还是总工,王宇云始终抓住工程质量这个“牛鼻子”不松手,用同事们的话说,对于工程质量,“王总眼里揉不进一颗沙子”。 

  现任武穴大桥一标项目经理的蔡明征,作为施工乙方,多年来与王宇云南征北战荆楚大地。私下里,两人交情甚笃,以哥们相称。1997年,蔡明征承接了黄黄高速黄小连接线工程。当时王宇云担任黄黄高速第一监理处主任。一天,监理员小张向王宇云汇报,发现连接线工程中一个桥墩外观粗糙,且表面凹凸不平。蔡明征知情后,主动找到王宇云,看在老朋友份上,放过一马。王宇云实地察看后,铁面无私地郑告蔡明征,质量是工程的生命,不能出现一丁点质量问题。大手一挥,炸掉,重新返工。几万元的桥墩,瞬间化成一堆废弃的钢筋水泥土,让老蔡心疼了好几天。事后,老蔡理解了这位大哥似的领导。国家重点工程,事关中国路桥制造形象,马虎不得。在王宇云的影响下,老蔡从严把关,再也没出现过任何质量问题。 

  炸一个桥墩,痛心的不仅是老蔡这个项目经理,王宇云心里也不好受。毕竟造成了经济损失。这个教训让王宇云深刻认识到,抓工程质量,与其事中监理,发现问题亡羊补牢,不如强化事前监控,防患于未然。在以后的路桥施工中,尤其是浇注关键部位,王宇云必须亲临现场,日夜坚守,不放过任何安全质量隐患。 

  2014320日一大早,细雨绵绵。作为宜张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总工的王宇云,早早来到宜张三标现场,因附近五峰大房坪村正在建设看守所,一些房建弃土给宜张三标渔洋关1#大桥4-7#墩部分桩基建设造成了较大的安全隐患,他在现场组织工程技术部、设计代表、监理与施工单位技术人员仔细查看,商讨安全防范对策,并制订出可行性方案。他叮嘱项目部负责人,雨天施工要特别注意安全工作,防护措施一定到位方可允许施工,务必确保工程质量。
 

  在多年的工程管理与施工中,王宇云总结经验,提出“四个一”工作法,即抓工程技术,一丝不苟;抓工程进度,一着不让;抓工程质量,一点情面不讲;抓工程安全,一刻也不放松。 

  棋盘洲大桥南塔为项目的控制性工程。南塔桩基桩径为2.5米,钻孔深度70米,共32根桩基;桩基所处地质情况复杂,施工难度大。20161124日,第一根试验桩基砼浇筑开始,王宇云从砼浇筑准备到砼浇筑完成,一直坚守现场。不分白天黑夜。在施工进度受到影响下,他明确提出增加钻机,同时要求项目部每根桩基砼浇筑前召开部署会。在他的亲力亲为中,最终浇注的32根桩基全部被检测单位评为一类桩。 

  2017617日,王宇云到棋盘洲大桥驻地办检查工作,发现土工击实试模生锈了,他当即找来负责人,严肃地批评,要求驻地办试验人员加强对试验设备的及时保养,确保试验工作精益求精。 

  长年奔波在施工一线,风餐露宿,日晒雨淋,王宇云不仅面容苍老,而且身体明显不如从前。在棋盘洲大桥一次现场施工中,因久蹲后突然站起,他两眼一黑,重重地摔倒在地。同事们急忙将他扶起,又是掐人中,又是用热毛巾敷,人总算醒过来。事后,领导纷纷劝他好好地休养一下。可他心里放不下工地,放不下工程。

      20177月,公司党委给王宇云加了担子,作为党委副书记、总工,他不仅要管好工程技术,还接下了征迁协调、人力资源管理工作。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压力越来越大。面对身体频频亮起的红灯,面对同事们的好言相劝,王宇云总说:“再坚持坚持,等两座大桥(武穴大桥、棋盘洲大桥)建成通车了,我也退休了。到那时,再好好地休息吧。”可是,没能等到大桥通车,他却倒在岗位上,永远地离开了。   

    

  用信念坚守 

  责任只能做好本职工作,而信念则能干好一项崇高的事业。为了让中国的路桥制造早日屹立于世界之巅,王宇云以一个共产党员对党的事业无限忠诚的信念,把全部身心都献给了交通事业,真正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己。党和人民没有忘记他,追悼会上,他实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最高荣耀——在鲜花翠柏丛中,身披党旗,接受瞻仰。 

  事业未捷身先卒,常使英雄泪沾襟。 

  武穴大桥质量巡检部部长余斌、棋盘洲大桥二标项目部项目经理叶方谦不会忘记,两座大桥相继开工之日,王宇云信誓旦旦地说,两座大桥要高质量严标准地建设,棋盘洲大桥争取拿“詹天佑奖”,武穴大桥力争拿“鲁班奖”。 

  两座奖杯,如两副重担,压在武穴桥公司每一名员工身上,压在两座大桥的总监、总工王宇云身上。履职武穴桥公司一年多来,王宇云与同事们白天奋战在工地,晚上挑灯优化各种施工方案,力求干出一流工程,干出一流业绩。 

  武穴大桥是湖北省“十三五”重点工程项目,大桥连接大别山旅游经济带、长江经济带、昌九经济走廊。大桥项目里程31公里,总投资58.8亿元;其中长江大桥主桥长1403米,为主跨808米双塔双索面PK断面单侧混合梁斜拉桥。 

  大桥15号主塔双壁钢围堰整体设计为哑铃形,长62.4米、宽32.4米、高31米,壁厚1.8米,总排水量52000立方米,自重3200吨,围堰自带钻孔平台。2017215日,经过130分钟紧张有序的施工,主塔双壁钢围堰下水、浮运、定位,最终稳稳地落位,当时,站在离下水点十几米远的王宇云,兴奋得像个孩子,之前艰辛的付出瞬间化作甜蜜的回忆。 

  欢喜总是短暂的,困难却是永远的。这也许是路桥建设者的职业宿命。因为你永远不知道,繁杂的工地现场什么时候会出现“拦路虎”。 

  因铁路桥建设影响,棋盘洲大桥连接线二标K28+975G106S315立交架梁被迫暂停施工半年有余,怎么办?有技术人员提出建议,改变该桥架梁方案,改走S315G106后再架设,但运距达3千米,加上S315G106交通流量大,存在安全风险。当时,有部分人认为此方案不科学,不安全,不同意实施。王宇云多次实地考察后,从大局出发,排除干扰,拍板实施新方案。他在调度会上掷地有声:做好一切防范工作,出了问题我王宇云承担。在他的强力推进下,新方案付诸实施,不仅效果良好,也保证了施工进度。 

  在棋盘洲大桥南锚碇区施工期间,所有槽段导墙都已浇筑完成,但是地连墙一直无法封闭,王宇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与指挥部人员一起,深入现场,挨家挨户走访群众,短时间内将红线内未拆迁的房屋全部拆除,避免了附近居民从锚碇区穿行而引起安全事故。 

  两座大桥,如王宇云的两个孩子,牵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他辗转于武穴、黄石之间,穿行在武穴大桥与棋盘洲大桥之间,他像上足了发条的钟摆,不停地运行,没有白天黑夜,饿了就在工地吃碗面,渴了就在工地喝点水。终于,肉身难敌病魔的突然袭击。 

  2017927日上午,武穴桥公司召开四季度生产调度会,王宇云在会上传达了三份文件。下午,赶到黄石棋盘洲大桥驻地。在车上,他反复向驻地人员王原安交待,最近个别项目经理有情绪,有想法,要做好他们的开导工作,不能因人懈怠而影响工期。回到办公室,在批阅了一个多小时文件后,他感到身体不适,就上床睡了。没想到,这一睡,就是永别。 

  王宇云走了,用生命诠释了初心的炽热和无悔。江畔的工地上依然夜如白昼、机器轰鸣,滔滔江水吟诵着一代代建设者的故事与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