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园地】探险中轴线

编辑日期:2017-11-06 17:25  来源:棋盘洲桥第一驻地办 阅读次数: 167 作者:棋盘洲桥第一驻地
       在隧道专项施工会议上,指挥部部署要求穿越中轴线对隧道山顶进行一次实地考察,探究是否存在采空区、山坳、天坑等地质状况,谨防在隧道开挖施工中出现冒顶、坍塌等质量安全事故。当时正值暑期,山上荆棘丛生无路可走,虫蛇横行,蜂蚊肆虐,极不安全。炎暑退尽秋高气爽,隧道施工层层推进,轴线探测正当时。
      10月28号,恰逢重阳节,在检查完1标3工区软基换填事宜后,趁着天气晴好,驻地办和三工区组成了12人联合探测小组,原计划三点多上山,但是因车辆突然出现故障,加之施工队准备开路器材不足,于下午四点二十左右上山。比原计划登山时间整整晚了一个多小时。柏林隧道长800米,总路程不到2km,虽说时间耽误了,但考虑路途不算远,按照正常速度翻过这座约160米高差的山,天黑之前应该也能到达山后的村庄。谁能料到,此去登山居然有种特种兵式的经历!
        一行人在两个民工的开路带领下浩浩荡荡的上山了,测量专监利用手机内存放的含隧道轴线的卫星地图和导航系统定位隧道轴线方向,拿着斧头的民工在前面左右劈着茂密的竹林和横七竖八的荆棘。跟在民工后面的驻地拿着钢筋棍拨开砍掉的荆荆蔓蔓。其实山上根本就没有路或者说是这支队伍抱着自己开路的想法上山。在这里忽然发现斧头根本就无用武之地,轻便的砍刀才适合这样的环境。山中只有藤缠树,世上那有树缠藤。可是我们确实见到了树缠藤,因为很多树在石缝中挣扎着长出来借力旁边的藤蔓伸展着自己的枝条。我们就在这缠缠绕绕的羁绊中跌跌撞撞的前进。地上的竹茬在厚厚的落叶中偷偷的的露出一点点尖尖,稍不注意就会穿透鞋底,这让人想起猎户、想起陷阱、想着一刻不能懈怠的神经。每个人猫着腰在林子里钻来钻去,荆棘一下下的刺伤着脸颊而双手早已是刺迹斑斑了。一个个大石头突兀的横在面前挡住去路,徒手攀岩又是考验大家体力和灵敏度的时候了。体型笨重的慢慢的趴在上面一点点的挪动,下面的人帮着用手给支起一个台阶,而体型消瘦的则靠着身体的敏捷踩在石缝里,拉着垂下来的葛藤麻溜的爬上去了。在攀岩这一块,体型绝对是最大的优势。队伍缓慢的前进,定位系统只能确定大概方位,而脚下的路却要自己去开辟寻找。快接近山顶时看到了设计院测量时留下的测量标记--已经变白、零星有许些红色的塑料袋子。大家心头一震忽然有种亲近感,顺着这些标记岂不是很快就能走出去翻过山头。其实这些标记也是在丛林里若隐若现,被杂草荆条覆盖。但是这种路标却令人兴奋。沿着标记走了100多米,便找不到踪迹了。凭着感觉继续前行抵达山脊时已经17:15分,如果此刻返回完全可以。可是到了山脊太阳还没落山,山底又在眼前,开路的民工又大呼小叫的说“有路咯!有路咯!马上上高速了”,这消息又似乎令人振奋且极具诱惑力。既然有路下山应该很快。而且在山脊上看见村庄、水库近在咫尺。大家加快了步伐,几乎在荆棘中横冲直撞了,都想尽快下山。谁知走了一百多米后,那条所谓的“高速路”延伸在密林里了无踪迹。而太阳下山速度比我们的脚步快得多。天渐渐擦黑。利用余光,开路的加快了砍伐,下山的路很陡峭,全是乱石和藤条,有时候会有两米高的落差悬岩,笔直的横在眼前,大家一个个蹲着身子,小心羽翼的溜下去,前面人的肩膀是后面的踏板。有时候,盘根错节的藤条也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屏障严严实实的封住了下山的路,斧头奈何不了这弹性十足的植物,大家各显身手,有的踩在藤条上像走钢丝心惊胆战的在同伴的呵护下蹲着身子挪下去,稍有不慎,脚掌被牵绊住就成了倒挂金钟了。女专监腾挪位移的灵敏让人叹服,身轻如燕拉着藤条在沟里荡来荡去的变换着方向,拉扯不同的枝条一溜烟的溜下去。全体人员很快到达山腰接近山底大约20米高差的地方,几颗大树形成一个圆圈,中间杂草很少,是唯一一个可以休憩的地方。可是时间不等人,天色更加阴暗了。而在公路上等候的车辆打出的喇叭声和灯光就在不远处,我们互相对喊都能应答。山底的车灯明晃晃的在右边为我们指引方向,大家毫不犹豫的向右前行。隐隐约约看见全是荒草,走到跟前才知道是一丛丛比人还高的芦苇,大家用手分开芦苇从里面钻过去,前面的人刚过去,芦苇立马闭合了,为确保安全,前面的人和后面的人必须联合起来一起钻过去,至少让后面的人知道前面的方向。芦苇上软软的,其实我们的脚步根本就没有落地,就在芦苇上上演了“草上飞”的功夫。心理忽然有种惶恐感,如果脚下是片沼泽地,如果有人陷进去了怎么办?越惶恐速度越快,抢过去、钻过去、飞过去、甚至蜻蜓点水式的跳跃!貌似初学轻功,有的刚起步就笨重的倒下去赶快 “秒爬”。钻过一片芦苇荡双脚刚落地,前面又是一大片密实实的芦苇在夜风的吹佛下摇摆着脑袋,似乎在调戏我们的功夫,而此时天已全黑。开路先锋因为疲惫因为不知前面状况也摸不清方向而停止,恐慌慢慢的升起来了。芦苇荡的外面是一个水库,谁也不敢前行,万一穿过芦苇又掉进水库那就是悲剧了。一行人坐在那里完全摸不清方向,前进亦不可能,夹在芦苇中间没法站没法坐的。大家一致决定退出来,在大树下集合。同事向丛林外等候的同伴求救,请他们去附近的村庄寻找当地人为向导。可是找来的向导却是一位女同胞,也不熟悉地形,只是告诉我们山上根本就没有路,让原路返回。就在此刻,人心忽然就有种绝望感了,一部分人忽然站起身来向山顶方向走去,可是没走几步又被迫着退回来,因为根本找不到来时的路了!空气似乎凝滞了,月亮慢慢的爬出来弯弯的挂在树梢,远处的密林黑漆漆,蜿蜒的山峦看起来更加肃穆与沉闷。有人嘟囔着发泄着不满,有人很乐观的说是真刺激,有人要继续走出去,有人却一步都不想走。驻地权衡再三,考虑到安全因素决定还是在大树下宿营等待天亮走出去。测量专监黄小星拿着手机里的定位标记,坚决的要求大家克服困难走出去,因为只有200米左右的距离。他说凭他几十年测量经验,应该没有天坑或者悬崖,并且表示他做先锋,然后去和三工区的测量技术人员对照地图分析地形,得出的结论是:可以赌一把!施工单位的测量主管站起身来对着同伴大声说“现在就看我们的了,该我们发挥作用的时候了,兄弟们咱们一起上,轮换着开路,坚决杀出去!”而此时,山底下第二个向导出现了,是一名猎人,经常在这山里设陷阱、拉电网捕获野兽。他大声告诉我们沿着大树前面的一条沟走,走到尽头左转弯就是茶园,可以走出去。这消息无疑是一支强心剂和兴奋剂,也验证了黄小星等测量组同志们结论的正确性。大家一骨碌从地上站起来,不顾枝条打在脸上硬生生的疼,也不怕脚下的青苔一踩滑多远,更不怕一屁股跌下去撞在石头上的酸疼,走出去,尽快走出去!是这一刻的唯一念头。水沟时而陡峭如墙,瀑布已干涸,拉着藤条不顾一切的跳下去;时而狭窄如一线天,侧着身子收腹挺胸贴着缝隙碰着头钻过去;时而被荆棘覆盖着分不出沟道,强行扑过去直接穿行。此时的困难似乎都不算什么,心里反而升起一股喜悦感,终于要走出去了。大家排列很整齐,一个个保持安全距离,前后呼应。黄小星在前面开路,驻地在中间招呼前后人员确保不掉队不迷失。这段路也是非常艰难的,却又是大家心理走的最轻松的时刻。不到二十分钟大家走出沟道,一大片茶园豁然出现在眼前。前面的同志欢呼着,后面的同志尖叫着,接应的同志不停地按着车喇叭,每个人举起手中的手机画着圆圈,用手机电筒互相打着招呼。那一刻让人感觉井冈山会师般的兴奋,又有种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的豪迈!时间定格在晚上8点整!回望来路,山不太高水不太远,可是兜兜转转中我们差点夜宿丛林。不由感慨万分:望山跑死马!再次回望山林,月亮弯弯,树影婆娑,风景似乎很美!
       当我们赶回来坐在一起交流的时候,那些困难、疼痛、委屈似乎烟消云散了,忽然有种征服的胜利感、探险的刺激感。大家掩饰不住满脸的兴奋,各自讲述着自己的窘迫,谈笑着同伴的滑稽,奇怪的是,大家没有饥渴的感觉。这是一种经历,虽然艰辛却令人难忘。
        这次探险中轴线夜行丛林,让大家感觉到了团队的协调性和凝聚力,只要同心协力,没有什么困难不能逾越的;只要手牵手拧成一股绳,即使露宿山林又何妨?这次穿行也让我们看到了测量人员丰富的经验和专业知识,年过六旬的黄小星临危受命,不仅决策果断,更是身体敏捷、身先士卒,丛林行军不逊少年;试验室主任身患感冒,仍坚持同行不落后,精神可嘉;就连唯一的一名女专监曾让人担心成为负担,却没想到穿山越岭经验丰富,反过来积极帮助同伴,身手灵敏,不让须眉!驻地的沉稳掌控大局,同志们的团结互助,是这次胜利的重要法宝。同时,也让我们明白了时间就是效率的道理,如果没有开始所耽误的时间也断然不会有后来的丛林历险记。当然,还有句俗话“人强不如业强”,斧头在这里根本施展不开,如果带着砍刀也会节省许多时间,工具的使用对提高生产力有着不可小觑的力量。就如工作,需要很多志同道合的同志构建一个和谐的团队,还需要将每个人摆放在正确的位置,才能各自发挥自己的优势。
       探险中轴线,风险与挑战并存,虽然经历了坎坷与艰辛,但至少挑战成功,完成了一项重要的工作。经实地探查结果是,山上遍布孤石,无天坑、山坳等影响隧道施工的地质状况,为隧道的顺利推进提供了真实的资料,一切冒险都是值得的。再次感谢同行的团队,再次握手探险的伙伴!我们是路桥建设队伍里的一支特种兵!经历---回味---无悔---自豪!
巡视隧道轴线
巡视隧道轴线